首页» 人物» 校友故事
MENU

校友故事

高永东校友:横行高原虎赫赫功卓著

时间: 2014-10-17
——记北理工宇航学院2008届校友、驻藏某旅教导队副队长高永东
  编辑:郝晓婷
高永东,陕西靖边人,2008年毕业于北京理工大学武器系统与发射工程专业,现任驻藏某旅教导队副队长。曾参加尼泊尔多国部队特种兵比武,拿到仅有的两枚奖牌中的一个;他在全国特种兵比武中,夜间射击光点百发百中;参军5年,荣立二等功3次,三等功2次。



高原猛虎精神抖擞,神行如豹兵法纯熟
素有“高原江南”及“高原林海”之称的林芝,有着郁郁葱葱的林木、清新的空气和充足的氧气,是一个高原上难以多得的地方。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我们见到了闻名已久的高永东学长。
我们刚到,发现学长已提前赶到了门前迎接我们,随意站立,即是一个标准的军姿。虽然已经是下午黄昏时分,但周边还时时可以看到在进行跑步锻炼的士兵。进入学长的屋子,那种军人作风体现成一种令人震撼的整齐:整个屋子,十余平米,竟无一物杂乱,床面、被褥、桌子、书架平平整整,犹如标尺测过。古人善于以小见大,见微知著,这种整齐,必然表现出一丝不苟的作风,严谨求实的态度。
无意间,我们注意到窗台上一本展开的《孙子兵法》,里面标注着笔记,并且书页泛黄,是一种日久并且长期翻阅的痕迹。我校虽然具有鲜明的国防特色和悠久的军工传统,但是大多都是技术报国,从事高端武器设备研发,真正进入作战部队、从事指挥岗的着实不多。而高学长,从小就对军人这个职业着迷,看见军装就兴奋。小时候在靖边老家山区时,家在山上学校在山下,相距七公里,天天跑着去。这样的经历让学长自幼练成了一副好体魄。想要当好兵,进入部队之后必须有项杀手锏。学长的杀手锏就是跑。进入军营第一次比武跑三公里,拿了全旅第一,各单位抢着要。就这样,学长开始了自己的军旅生涯。
功勋显赫光辉使命,丛林横行铁胆豪情
入伍五年,拿到三个二等功,两个三等功,一年一个,放眼全国,这都是绝对罕见。作为一个外行人,我们在访谈前专门做了功课查找了立功标准,看了之后对学长更是叹服不已。学长08年从我校毕业,经过一年毕业培训后于09年正式来到部队。当年比武,全旅武力第一,射击优,文化课全院第一,以绝对的优异成绩获得了三等功,当时全队只有一个。入伍第二年,2010年,就恰逢三年一度的西藏军区比武,在全部比赛项目中,学长两项第一、一项第二,最后获得总评全能第二,荣立二等功。2012年代表中国军队参加了在尼泊尔举行的多国比武,四个科目全是第一,拿到了仅有的两个奖杯中的一个,当时参与国家有美、中、印等七个国家,影响极大,再次荣立二等功。

 
谈及自己的多次比武经历,学长坦言自己刚参加特种兵比赛的时候,心里也没啥底儿。因为虽然体能极好,技术过硬,但从编制上来说学长还是侦察兵,属于步兵大类的。真正参加到比赛中时,就不会再去想别的,专心努力去做,把自己的水平发挥的极限,相信自己平时的苦练总是会有结果的。
作为一个军人,尤其是驻藏部队,承担祖国赋予的光荣使命,责任艰巨,训练量极重。尤其是练习狙击时,最痛苦的是“持续的动”和“持续的不动”。所谓“持续的动”主要是跑步训练,全副武装跑四十公里,全身负重有五十公斤,最快的时候也需要五个小时。跑完后整个人都处于虚脱的状态,必须要靠输液来补充水分和能量。在大学时,学长就经常参加北京市马拉松比赛,但是与现在的训练相比,感觉马拉松根本不算什么。再说“持续的不动”,这是作为一个狙击手最关键的一项训练,持枪卧倒,七个小时一动不动的,甚至眼睛都不能眨一眨。就这样盯着目标,时刻保持警惕,达到“想哪指哪就能准准打到哪”的状态,真正的炉火纯青运用自如。
上面说的还都只是训练。真正的比赛时刻,其艰苦程度不亚于那些传奇的特种兵大片。特种兵有一种野外生存的比武项目,43夜和同伴一起进入原始深林,全副武装,每个队员一张地图、二斤生大米、一个打火机再加200发子弹。不仅要打掉零星的骚扰之敌,还要进行野外生存。相比于敌人,饿是最大的困难。在这么久的时间里,米饭每次只能煮着吃一点,大多需要自己收集野菜、树根来充饥。实在饿得不行的时候,直接抓了一尺多的蛇,来不及烤煮,剥了皮直接吞下去。这些野外的东西,大多味道很难吃,吃了就拉肚子,但是为了坚持下去,还是不得不吃。
高永东学长现在所属的是解放军驻藏某旅,地处高原腹地。虽然现在已经是副队长,但是学长自信地说,自己的训练量绝对是队里面最多的。现在自己每天的时间绝大部分都用来训练和学习。习主席说:部队要讲战斗力,这是唯一、根本的标准。在新形势下,很多东西都需要学习。比如说训练要实战化,但怎么实战化,实际中还是较为模糊。并且,实战化涉及到很多细节,比如最基本的持枪姿势,美国大片中的很好看,但是放到中国不实用,我们选择使用的,必须是最适合战场的。
 
奋而立志倾心于学,养晦蓄威军尚铁血
从小就有当兵梦想的高学长,人生中也有很多次关键的选择。在高中前两年,学长学习成绩并不好,当时想过直接去当兵。但同村有一个学习比较好的,经常被全村人拿来当榜样。这引起了学长的斗志,一鼓作气,最后以660多分的成绩考进北京理工大学,这一成绩远远超过了同村那位学生。回忆起大学的经历,学长记忆最清晰的是在由姚义教的体能课上,作为成员之一去清华参加十公里接力赛,拿到了第一。学长说,大学时按照成绩来评判自己并不是一个“好学生”,对于自己有兴趣的课程像工程力学之类的,都是九十多分,但是对于自己不喜欢的化学、编程等成绩都很差。现在回想起来,感觉在大学里还是需要强迫自己学一些自己不感兴趣但是有用的东西。现在每次到机场,第一件事就是买书,然后坐到飞机上的时候看。有些书,在飞机上就能看完,然后带着回到军营后有空再看一遍,做些读书笔记。这些书大多和自己的业务没啥关系,比如经典小说、经济杂谈之类的,但是看了之后能开阔思维,让自己去思考。
      “大学是最后一个有老师帮助你一起成长的时段”。不管是社会上还是部队里,很多时候想学习、想找老师,会是很困难的事情,大多还需要靠自己努力,为自己的成长铺路。曾国藩有句话叫做:治军之道,总以能战为第一义,能爱民为第二义,能和协上下为第三义。部队、军营、军人,军装、军枪,一直都是最让学长着迷的。不求老百姓喜欢我们,但我们的底线是一定要让敌人怕我们!这种作风,真军人风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