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人物» 校友故事
MENU

校友故事

刘晨校友:春风化雨,诲人不倦

时间: 2014-10-21
     
——访北理工1981级光电系校友、合肥工业大学副教授刘晨
 
供稿:陈健     编辑:郝晓婷
 
刘晨,1981.9—1985.7,在北京理工大学光学工程系激光专业读本科;1985.8—1988.7,在南京旭光仪器厂引进办、设计所工作,助理工程师;1988.9—1991.4,在北京理工大学光电工程系攻读硕士学位,师从俞信教授,获工学硕士学位;1991.4至今,在合肥工业大学仪器科学与光电工程学院(原精仪系)工作,副教授,硕士生导师;2003年在职攻读博士学位,师从费业泰、卢荣胜教授,获工学博士学位。
 
 
 北理工校友、合肥工业大学副教授刘晨(后排左二)

2014725日下午四点,在安徽校友会副秘书长陈飞龙的带领下,北理暑期校友走访安徽团在合肥工业大学采访了该校仪器科学与光电工程学院硕士研究生导师刘晨副教授。刚从外地出差回来的刘晨校友,不顾路途劳顿,一下火车便急匆匆地赶到学校迎接我们的采访。在采访前,刘晨带领我们在他所在的学院楼道里参观了各种获奖的匾额,并一一讲解每一块匾额的来历和意义。从那些匾额中,我们可以想象刘晨校友和他的团队为此而付出的劳动和汗水。
天才少年多才艺
刘晨天资聪颖,少年得志。在刘晨那个时代,大多数人在1819岁才开始上大学,而他却在15岁时就考上了大学。在大学的班里,他的年龄排倒数第二。他说:“那个年代,上学还没有年龄限制,我有一个姐姐比我大两岁,她到了上学年龄,而我在家没有人照看,所以爸妈就让我跟着姐姐去上学了。”就这样,刘晨从小到大都是跟着姐姐上学。看刘晨高大魁梧,我们都以为他当年是学校里的篮球健将,可他笑道:“你们绝对猜不到,其实我最大的爱好是书法。”大学的时候,他在学校组织的书法大赛荣获三等奖。他曾被文化部中国硬笔书法协会任命为安徽省高校书法委员会主任,现为合肥工业大学书画协会(含教职工、学生)副秘书长。
刘晨不仅在书法方面造诣颇深,还对文学感兴趣。研究生期间,他曾在学校的京工通讯社里担任主笔,撰写了多篇稿子。这不禁让我们佩服刘晨身上的文艺气质。可谓是“算得了高数,焊得了电路,写得了书法,当得了主笔”。闲暇的时候,刘晨会约好友去打乒乓,曾在合肥工业大学教职工乒乓球单打比赛中排名第五、六。
七年北理求学路
1985年,刘晨本科毕业,报考了华东工业学院的研究生,但由于一些现实原因未被华东工业学院录取。当时,刘晨的考研成绩超出北理的录取分数线20多分,有人建议他考虑一下,但很可惜的是错过了面试的截止日期,因此失去了第一次读研究生的机会。
后来他服从分配,进入了北方信息控制公司。在公司的三年期间,虽然工作上顺风顺水,但刘晨一直无法释怀他的研究生梦想。于是三年后,他重拾课本,开始了艰苦的考研路。由于三年前的经验教训,他没有再报考华中科技大学(原华中工学院)激光专业研究生,而最终以359分的高分被我校录取,实现了他的研究生梦想。
1988年到1991年,刘晨在我校完成了他的硕士研究生生活。刘晨校友说,在北理七年的求学路,使他对北理有着太多的眷恋和情感。谈到现在的研究生,他认为,很多研究生在读书期间,便开始考虑实习及未来的就业问题,心思并不全在科研上。他告诫我们,做事情要专一。唯有专注,方成大器。从他的话语,我们可以领悟到,要做好一件事,就要全身心的投入和付出。
教书育人之心得
毕业后,他进入合肥工业大学任教,并利用空余时间再次求学,顺利获取了博士学位。谈到现在的教育模式,刘晨校友无奈地说,近年来因高校研究生扩招,一个研究生导师要带五、六个研究生,而且导师也有自己的科研任务,这就会导致导师力不从心,难以投入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培养研究生,从而影响研究生的质量。为此,刘晨说,这就需要学生自身发挥更大的主动性和积极性,不断提高自身素质,拓展专业知识和技能。
谈到现在学生毕业设计的作品时,刘晨非常骄傲地说:“当年的毕设作品是我整整一个学期的结晶。从设计成图到加工制作,全部都是自己手工完成的。”不难想象,当初他投入了多么大的心血。那个年代的理工学子认真踏实的精神,是值得我们学习和发扬的。
关于大学生在本科学习的侧重点,刘晨主张以满足社会需求为出发点。结合多年的教学经验,刘晨校友认为,学生不仅要学习知识,更要掌握把知识转化成实际运用的能力。大学是学生走向社会的一个过渡期。一旦进入社会,学生就需要将输入的知识转化为实际能力的输出。
   在短短两小时的采访中,刘晨校友始终面带微笑,耐心地回答着我们提出的每一个问题,并和我们进行着深入交流,回忆着自己在北理的点点滴滴。从他的眼神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母校的热爱与眷恋。从他的人生经历中,我们感受到了北理在他人生中的烙印之深。正是北理踏实的学风,助推了他的教育事业。正是北理浓厚的体育氛围,培养了他热爱锻炼的习惯。多年来,刘晨校友难忘母校的教育之恩,仍牵挂着母校,时常回母校探望师长。可以这么说,北理的七年,影响了他的一生,使他与母校有着剪不断的牵挂。